您的位置:首页> 通信

乌珠牛录村民好洋气“录音棚”里展歌喉

 发布时间:2020-09-03

伊犁新闻网讯(记者马承璐)“我现在可以开始了吗,还是接着上次的片段继续,对吧?”9月19日,在察布查尔锡伯自治县爱新舍里镇乌珠牛录村村委会一间特殊的“录音棚”里,今年70岁的贺忠身着金黄色锡伯族传统服饰,坐在话筒前向“访惠聚”工作队队长胡国强问道。胡国强准备就绪,示意他开始,贺忠立马状态饱满地投入到了录制中。

图为锡伯民间民俗文化传承室录制现场。 马承璐 摄

为了传承朱伦呼兰比(锡伯族民间念说文学形式)、锡伯族民歌“非遗”文化,今年,自治区驻乌珠牛录村“访惠聚”工作队筹资55000元购买了高清摄像机、电脑、话筒等设备,9月初建成了锡伯民间民俗文化传承室。

当天,记者在传承室看到,在遮光布的衬托下,小小的传承室俨然就像个录音棚,摄像机、话筒等录制设备按专业要求及标准摆放就绪,一边的台式电脑桌面上的4个不同的文件夹里,已经有了4位老人近20件朱伦呼兰比的录制作品。

录制完《三国演义》中的一个片段后,贺忠走出录制间休息。记者翻看了老人随身携带的3个手抄本,工整清秀的锡伯文映入眼帘,似乎每一个字符都在纸张里翩翩起舞,用朱伦呼兰比特有的曲调诉说着三国之争。

据贺忠介绍,他家是三代书香之家,爷爷从年轻时就擅长朱伦呼兰比。后来,父亲传承了爷爷朱伦呼兰比的精髓后,开始写本子。贺忠在这样的家庭从小耳濡目染,小学毕业后就说起了朱伦呼兰比。贺忠是《察布查尔报》的特约通讯员,现在除了每天写稿投稿,还会誊写朱伦呼兰比的手抄本。“有些本子年代久了,字迹都模糊了,得抓紧时间补齐,给后代留下一个珍贵的资料。”贺忠说。

据胡国强介绍,贺忠对这次的录制非常上心,传承室投入使用10天以来,他几乎每天都来录上一段。“年轻时大伙儿每天晚上集中在某个邻居院子里说朱伦呼兰比,那会儿没有电视机、录音机,是朱伦呼兰比里那些精彩的故事陪着我走了大半辈子。我的儿孙们都不会说朱伦呼兰比了,在家里只有老伴是我的忠实观众。为了能把朱伦呼兰比的文化传承下去,我要坚持来录制。如果有人想跟我学,我会很高兴地去教。”贺忠坚定地说。

为了将锡伯族民间民俗更好地保留并传承,2017年3月,爱新舍里镇正式注册了民间艺术协会,目前在册会员有51人。

9月19日,紧随贺忠之后来录制作品的是伊林、文芳夫妇,两位老人今年都已年过七旬,是民间艺术协会的会员。伊林一说起朱伦呼兰比,一唱起歌,眼里就堆满了笑。“我从小就爱说爱唱,对朱伦呼兰比的喜爱已经渗透进血液里。”他说,自己的5个孩子和2个孙子都会说朱伦呼兰比,也会跳贝伦舞。

看着老伴唱得高兴,一旁的文芳也轻轻地合着节拍哼唱。“我从7岁就开始跳贝伦舞了,我们老两口结婚这么多年,彼此都是对方的忠实观众。朱伦呼兰比也算一门艺术了,它能提高智慧,我从中学到了很多。我家离这也就2公里,我打算今后经常来,多录制些作品,让后辈们以后知道锡伯族有这样灿烂的民间文化。”文芳说。

和文芳老人聊完,传承室内传出的抑扬顿挫的声音立即吸引了记者的注意。走近一瞧,是今年67岁的李德老人正在录制民间故事。半个小时的时间里,老人就从木碗、打猎、天鹅等故事中阐述了孝敬父母、保护环境、讲究卫生的道理。“现在能传承的年轻人少了,我们一天天老了,心里着急啊,多亏了村里和工作队给我们提供这样一个机会,能把这些故事记录下来。我可不想把这些好故事带进土里。”被大家称为民间故事大王的李德笑着说。

据了解,2007年,朱伦呼兰比被列为自治区第一批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名录。两任“访惠聚”工作队驻村以来,积极把传承锡伯族民间民俗文化作为文化惠民工作的重要任务。“这项工作从筹备开始就得到了社会各界的支持和帮助。目前传统文化在逐渐流失,这些老人录制作品的积极性都很高,我们帮助老人把民俗民间文化记录下来,来完成这些老人的心愿,后期还计划把这些作品作为音像资料留存,审核后,看能不能在县电视台播放。在学校里,也许能作为辅助教材让孩子们学习。后期我们还打算走出录制间,进庭院、入门户,去记录民间民俗文化传承人的现场演绎。”胡国强说。

上一篇: Google大量抢注中文域 欲借移动搜索曲线回“中”
下一篇: 格力“多元渠道”终端管理利器“销售管家”

Copyright © 2012-2020(ent.tipapple.com) 版权所有 Powered by 万站群

本站部份内容来源自网络,文字、素材、图片版权属于原作者,本站转载素材仅供大家欣赏和分享,切勿做为商业目的使用。

如果侵害了您的合法权益,请您及时与我们,我们会在第一时间删除相关内容!